两周拿到台聘入职单 - 人精修炼教程(4)

过了大概不到两周时间。

有天,科组长王老师突然交给我一份表格。我一看,是台聘入职单。心中不免一亮。我明白,这件事算是搞定了。

王老师当时的眼神我至今难忘。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特别复杂的眼神。潜台词似乎是,你究竟是何方神圣,背后有什么高人托着你,能让你突然获得增加的一个名额,顺利获得这个资格?!

我说了声谢谢您王老师,然后平静地接过单子,抑制着内心无比的兴奋,书写起我的个人信息。当时我写字的手都是颤抖的!

填好单子,我把它交还给王老师。我注意到她的眼神一下子锁定到父母职业这一栏。于是她的眼神更加彷徨。因为我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而且一个下岗,一个离休。

老实讲,我当时的心情有些失落,隐隐作祟的自卑感浮现出来。或许在这个环境浸淫一段时间后,我也增添了许多的虚荣与浮夸。我问我自己,为什么你不是出生在含着金汤勺长大的家庭,可以趾高气扬,高人一等?!

我依旧表面平静地回到座位。低下头开始编辑短信发给段总。我绞尽脑汁,写了又改,改了又写,反复审查,终于按出发送键。我写道:

“刚刚填好了入职表格交给王老师,感谢您的照顾与提携,我嘴笨说不出太多冠冕堂皇赞美的话,我会用以后工作中的实际行动报答给您看。如您有时间,我想请您吃个饭表达谢意,望您接受我的敬意。”

过了一会儿,段总回复我:“不用客气,现在出差,等回去有空再说。”

我后来大概知道了些其中的内情。

段总为了我的事,先是跟人力资源的主任打了招呼,对方告知权力有限,没办法加塞儿。于是他又与主管人事行政的副台长赵台提条件,要求加个名额,而且特意强调我是他的表亲戚。

有时候,如果不带上亲戚这个字眼,好多事情真的很难通融。但是带上点关系,对方多多少少会看你面子,照顾一下。赵台了解了一下我的个人信息,感觉我的学历素质均属上乘,于是就卖给了段总这个面子。

这些我是听系主任老杨跟我讲的。他嘱咐我,以后一定要好好干,千万不能辜负老段!我暗下决心,不论如何,我一定始终站队站到段总这里,他去哪我去哪,他指东我绝不往西。人要懂得感恩,要知恩图报,我的父母教不了我别的,但是从小就灌输给我这些。

对于这点,我始终没有怀疑。

在我前后实习的这一年时间里,我明白了许多问题。

首先,像电视台这种事业单位,仍沿袭了不少在计划经济时代所形成的特有观念,缺乏合理的竞争机制,因此有不计其数与本行业不相关的人充斥其中。

新晋的职工,一般是两种可能,关系户,或者面向社会招聘而来。其中前者占多数。关系户里又分两种,一种是广播局里老职工退休后的子女顶替,另一种是其他机关事业单位的领导子女。

正因为这种招聘程序的欠规范化,所以导致台里同事的素质参差不齐,鱼龙混杂。而且这里面的水很深,不会游泳很容易被呛死,可是等你历经生死学会游泳之后,或许已经为时已晚。因为每年都有无数人往这坑里跳。像我这种既没有专业技术,也没有足够背景的雏儿,能混进队伍里,算是极少的个例。

其次,台里至今仍有种特别不好的风气,就是互相攀比与爱慕虚荣,而且背后的风语特别厉害。每每新进来个小孩,都会在第一时间开始议论起他的家庭背景,父母具体是在什么什么位置上。遇到个家底子硬的便贴上去附炎趋势,遇到稍不如自己的便会对人家吆五喝六。我想他们也一样议论过我,只是我听不到而已。

正因如此,我把自己的位置摆放得极低,毕竟我什么都不会,能做的无非是让眼神尽量灵活一点,在办公室里勤给别人跑跑腿,端个茶倒个水给饮水机换桶装水之类的。我每天都是第一个到部门里,扫地擦地收拾桌子。

另外,虽然吸烟有害健康,但是吸烟却是迅速与同事打成一片的最快捷径。每次叫上同事抽烟,我都会主动发上一圈烟。这算是晚辈对待前辈的敬意。

同时作为新人,和一群老同志抽烟聊天打屁,是获得内部信息的最快渠道。但是准确性还需要自己甄别分析。我从不对这些话题加以评论,甚至避免流露任何表情。因为在这种环境下,你不知道哪个人会是那别有用心的人。很可能在谈论某个领导时你一个不经意的哈欠,都会让别人升华成为怠慢漠视领导的证据以讹传讹。

所以,在职场环境里,有两个特点或者说是原则。

第一,职场无朋友,尤其体制内的单位更是这样。因为每一个都是你的对手,利益冲突是早晚会出现的事情,更好地伪装自己不要把自己的全部内心展示给对手,那么你才能一直不被淘汰。

在这个行业内作出卓越成绩的人,往往不是能力最强的人,而是情商最出众的人。但是即便如此,也常常会出现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情况。那么,这就是每个人的命数了。

第二,领导的话你永远不要全信。再好的领导也不会待你如兄弟姐妹,与你推心置腹全盘托出。领导往往喜欢说一半留一半,甚至连一半都懒得对你讲,这就看你在他心中的地位占几成了。

【温馨提示】如果资料内容有帮助到您,别忘动动小手指分享给好友哦!

相关文章

  • 两周拿到台聘入职单 - 人精修炼教程(4)

    过了大概不到两周时间。有天,科组长王老师突然交给我一份表格。我一看,是台聘入职单。心中不免一亮。我明白,这件事算是搞定了。王老师当时的眼神我至今难忘。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特别复杂的眼神。

    人力资源 2021-12-11 阅读 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