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禾与段总,我的台聘经历 - 人精修炼教程(2)

其实于情理,我们都是单身,你情我愿的事情,不算什么大事。然而令人难堪的是,我们当时并没有确定恋爱关系,至少从我心里如此。

碍于程总的面子,这半年内我时断时续地与她保持联系。她对我挺有好感,而我对她感觉一般。她的穿衣着妆是一种超越自己年龄三到五岁的时髦与妩媚,而我那时喜欢的类型却是不施粉黛清纯可人留有学生气质的女生。

也许是工作闲的无聊需要新的刺激,也或许是别的一些什么,总之我没能管住自己同她发生了关系。有了这一步,她更加认定我们是恋爱关系。

我非常后悔自己的行为。因为她的关系特殊,如果我只是玩玩她,未能与她善始善终,她若是闹起来捅到她爸那儿,那我就甭想在单位混了。

她名字里有个禾字,就叫她小禾。

此时正赶上我人生中十分关键的一个时刻。

一年一度的台聘报名工作又开始了,这年我大四,马上面临毕业,如果争取不到这个名额,那便宣告我这一年的实习算是白熬了。

台里的编制分为局聘,台聘与公司聘,所谓公司聘就是劳务派遣到外包公司,但是福利待遇同台内正式员工相比,却是天差地别。而且身份地位也仿佛低人一等,一提公司聘就像三等公民似的。

我打听到我们频道的名额只有两个,而这两个名额均已各有所属,都是子女顶替的范畴。

我开始考虑通过小禾这层关系,争取让程总帮我解决名额问题,后来觉得弊大于利,是个下策。即使成功了,以后的路也会受到很多束缚。

这事,我只能找段总。

于是我去工行办了张卡,往里头存了两万五千块钱。之所以是这个数字,因为它是我的全部积蓄。我在经济上很早就独立了,靠着还算灵活的头脑,投机倒把不断倒买倒卖,不仅赚够了住宿费学杂费,甚至还能贴补家用。

办妥了银行卡,我给段总发短信,问他什么时候有空想请他吃个饭。

可他没有回我,一连过去四五天,还是没回。

我甚至怀疑是不是中移动当天的网络信号恰巧故障所以造成短信丢失?

我的疑问无处解答,只能安静等待。

有天段总需要审一档新栏目样片,一直在办公室里没有出来。我瞅准机会一直在单位耗着不走,眼看七点半了,同事们都走得差不多了,段总才终于出来。

他见我还在很是惊讶,问我怎么还不走?

我看他背着包,应该是审完片子要回家了。于是说,我也正准备回家呢。

他问我是怎么来的?

我说是坐公交来的。

他说,那我送你一段吧。

我说,好啊,正想找个机会跟段总汇报一下这段时间的工作呢。

不得不说的是,其实这天我是开车来的……

在路上我们寒暄了几句。然后我慢慢往主题上切入,我问他:段总我前几天给您发的短信是不是没收到啊?

他突然想起来,连声向我道歉:哦哦哦,这段时间太忙了,我看到了,放到手边又给忘了,实在抱歉啊。

我说:您千万别这么说,您工作这么忙我还发短信打乱您思路,是我不会挑时候啊。

有时候当领导跟你说谢谢或抱歉的时候,除非你傻疯了,不然不要简单直接地回答他不客气或没关系。他们那种身份与你说那些话是给你面子,你要捧着这个面子热乎乎地再立即送还给他,否则搞不好就变成了不给他们面子。

段总说:本来一直想找个机会同你聊一聊的,但最近实在是太忙了,你也看到了,忙得抽不开身,怎么样,最近你的工作还顺利吧?

我说:谢谢您这么忙还一直惦着我,我最近还行,同事们都挺照顾我的,毕竟也待了一年了,工作环境都熟悉得差不多了。

他说:你这么一说,我才刚发现,你都到这一年多了呀,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我说:是呢,时间过得多快啊,我马上这也要毕业了。

他问:你今年已经大四了?

我说:是啊,这就面临毕业了,那天听他们说现在台里好像正进行台聘准备工作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这个机会,一想到万一要是没留下离开这儿的话,还真挺舍不得的。

段总没说话,沉静地琢磨了一下。

他告诉我:既然老杨把你推荐到我这儿,我肯定会用你,而且你的表现不止是我,大家都看得到,确实是有口皆碑的。至于台聘的事情我没接到通知所以不太清楚,回头我帮你问问人事,能争取的我一定帮你争取。这么重要的事情疏忽了你,实在不好意思。

我说:您别这么说,我知道这事难为您了,您能帮我争取我真的感激不尽,不管最后我能不能留下,光是这一年的实习经验,就足够我受益好几年了。您不找我收学费就不错了,我哪还敢要求这么多啊。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就当是您作为良师益友应收下的拜师费,或者说是学费也行。您可一定要收下,不然就是不认我这个学生。

说着我把事先准备好的银行卡拿出来,放到中控台上。小声说:密码是您生日。

段总死活不收我的卡,非让我拿回去。

他说你刚实习,还没自己挣钱呢,不能收你的钱。

我说这钱就是我自己挣出来的,没找父母要一分钱。

他说你父母辛苦工作一辈子也不容易,把钱拿回家孝敬他们吧。如果将来台聘的事情有准信了,可以适当地办几张购物卡,数额不用太大,给台里的人事意思一下就行,这都是后话。

但我仍执意要给,这样来回推托几次,他仍旧不收。气氛僵持到这里,让我左右为难。因为我不知道他的真正意图是什么。

如果他真的不想要,而我坚持不停,肯定会引他反感。可如果他只是与我假客气,而我不识时务地把卡收走,那就更加糟糕。与其这样,当初就不要伸出手给他。

段总似乎看出我的心思,跟我说:你不用嘀咕了,赶紧把卡拿回去,你的心意我领了,谢谢你。

于是我又装模作样跟他纠缠了一下,然后默默把卡收了回去。

关于这件事,我得到了两点十分重要的经验。

第一,有的时候我们可能会抱怨为什么自己不受重用,觉得自己一身才华却得不到领导赏识,由此认为是领导太过迂腐,水平不行。其实不尽然。

领导一般都很忙,超乎你想象的忙,工作是一方面,他自己交际圈子的维护又是一方面。所以,他手底下那些百十号人或者更多的人,他不可能一一照顾到。有些事情你不去主动跟他说,主动提条件,主动去表现自己,那么他是百分之一万想不起来你的。

就像今天的台聘工作已经开始了,而我大四了,这些我敢确定,段总是真的没有想到。因为这些事对他而言,太微不足道了。

当然,怎么适度地与领导提条件,也要视情况而定,因人而异。

第二,也许你不愿意面对,不愿意接受,但是在中国,送礼的的确确是一门人际交往的艺术。这里面的学问实在博大精深。

其它的先不说,光是送礼的方式就足够写一本教科书了。像我这种把钱存到卡里直接送出去的情况是最低级的方式。最高端的方式,是要想尽办法,让礼物用最自然的方式送到对方手里,不要让对方觉得突兀,觉得这是礼,甚至觉得受之有愧,而是觉得这是份情义,如果不收反而说不过去。

当然这也需要时机。比如你领导的母亲生重病了,这时候你给他第一时间联系到VIP病房,主任医师,这便是礼。

雪中送炭,而非锦上添花的礼,有时真的是求之不得的。

【温馨提示】如果资料内容有帮助到您,别忘动动小手指分享给好友哦!

相关文章

  • 小禾与段总,我的台聘经历 - 人精修炼教程(2)

    她名字里有个禾字,就叫她小禾。此时正赶上我人生中十分关键的一个时刻。一年一度的台聘报名工作又开始了,这年我大四,马上面临毕业,如果争取不到这个名额,那便宣告我这一年的实习算是白熬了。

    人力资源 2021-12-09 阅读 147

  • 我该怎么处理我与小禾的关系 - 人精修炼教程(3)

    有了段总的承诺,我的心踏实了一半,另一半不踏实的因素便是小禾。我实在没想好该怎么处理我与小禾的关系。转天我约她一起吃饭,她盛装出席,而我穿得很随便。我看得出她有些不悦。

    人力资源 2021-12-10 阅读 106

  • 小禾出国读研,最后一起吃饭 - 人精修炼教程(9)

    可能人与人之间真的存在磁场感应。当我脑海中一闪而过小禾的画面,我的手机立即亮起她的名字。她约我一起吃个便饭。于是我盛装出席。到了之后,看到她,她却穿得很随便。就像以前我们那样,只不过颠倒了角色。她笑着说,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人力资源 2021-12-16 阅读 100

  • 小禾与田田,以后该怎么办? - 人精修炼教程(7)

    后来我和田田的关系,还是保持原样。后来那个男生也没再找过我麻烦,田田告诉我她已经处理好了,让我不用担心。我觉得我们终于摆脱了一切磨难,可以安心相守在一起,这个世界真美好。至于小禾,我一直想跟她说句抱歉,顺便把我现在的恋情如实告诉她。但是我没有那个勇气,所以一直拖着不去主动见她。直到有天她来见我。

    人力资源 2021-12-14 阅读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