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实习期和处长的千金好上了 - 人精修炼教程(1)

七年前,我因机缘巧合进入国内某二线电视台实习,当时台里某地面频道副总监与我的系主任是同班同学。拜系主任老杨举荐,我有幸踏进这个圈子。

副总监姓段,当时四十出头,头发已经泛白。虽然他是副的,但称呼上仍是段总。这是惯例。

段总很早得志,29岁就已经干到现在这个位置。两年前老的频道总监内退后,台里重新组织换届竞选,而这个位置只有他一个人竞聘。本以为板上钉钉的事情,却没想到最后空降来个新的总监,也就是现在的程总。

程总那时也是四十上下,精明干练的新女性,据说来自市委宣传部。为了这件事台领导给段总做了许多工作,以安抚他的情绪。最后他只得选择接受这个事实,这也意味着他的仕途最多就到现在这个位置了。

仕途上的升迁很像赶绿灯,一个灯顺利过了,后面路上个个都顺,这就是步点赶对了。但如果有一个不顺,后面很可能一路挨堵。最可悲的是,在你拼命踩油门赶绿灯的时候,却有辆车不紧不慢刚好走在你前面,马路又是单车道,她若是不转弯,你就休想超过去。而程总就是前面这辆车,因为她的岁数和段总一样,没得空间让他可以熬。

我当时并没想到这么多。在我来这里之前,老杨就嘱咐过我四字金言:少说多干!这是安身立命的根本。况且是段总把我招进的这里,从良心讲,如果要站队的话,我没有选择,只能站在他那边。

但是有时候,当你尽量避免招惹麻烦,麻烦却故意来找你。

程总让我转天晚上陪她参加个饭局。

她给我的信息就这么多,至于和谁吃?去哪吃?为什么吃?这些我一概不知。领导给的安排,不要多问,照做就行。

我清楚,领导们都很忙,尤其像她这个位置这个年纪的领导,肯定正是忙工作忙业绩忙升迁的阶段,没有多余时间可以耽搁。所以她所做的一切安排,都是有意义的。也包括这次饭局。

第二天我精心打扮了一番,穿了件休闲西装。我不想让自己与未知的隆重场合显得格格不入。

司机把我们带进一处公园。直到进入会馆以后,我才恍然顿悟,在这处白天人流如织的自然生态公园内部,居然还隐藏着这样一栋园林式建筑。门前没有任何招牌与霓虹灯,古色古香,安静地独处在绿荫中,与环境融为一体,仿佛世外桃源之外的桃源。

这场饭局一共就五个人,除了我和程总,还有某单位处长,以及他的千金,还有一个小科长。那个小科长一看平时就总应付这种场合,溜须拍马得心应手。我作为程总的跟班自然也不能太端着架子,于是努力适应这种新角色,鞍前马后,倒酒敬酒。

那个处长很清楚我的底细,跟我开玩笑说,听说你是某某大学的,怎么没去做科研,而是做电视了?

我能理解他的好奇。因为我出身名校,所学的专业更与传媒八竿子打不着,按照常理出牌,我的发展路线应该是出国深造,或者考研考博,再不然也该进入类似于科研院之类的环境待着。这就好比关云长放着一身的好武艺不去打打杀杀,非要丢盔弃甲搭了个草台班子唱戏一样叫人费解。

如果换做现在,我兴许会借着酒劲斗胆戏谑地回答他:上辈子干坏事,这辈子做电视!

不过那时候我说的却是:因为我对电视这个行业充满了无限向往,所以才义无反顾地投身到这里!

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后来程总和处长聊起我来,一个劲儿夸我如何聪明活分,人缘甚好。随后处长就像同程总对对子似的,相得益彰地夸奖起自家女儿如何乖巧懂事,体贴窝心。最终他们把我俩联系起来,说我们越看还真越有点夫妻相。

我逐渐明白过来,这原来是给我俩安排的相亲见面会。

我不敢说自己有多么一表人才。我想我不过是仗着七年前那股青春朝气,还有一米八五的高个子,再加上我出自985院校,谈吐修养还算可以,现在进入电视台工作,未来的工作潜力也是无限的。既然如此,如果程总非要挑选一位年轻未婚男性出席,全频道里似乎我还算是个不错的选择。

回去路上,程总问我对那个女孩儿印象怎样。

我说我也没机会跟她聊上几句,所以印象有限。

程总听后让我以后没事主动给人家发发短信,约出来吃个饭什么的。

最后,她意味深长地对我讲,这是个机会。

这是个机会!

回家之后我一直在琢磨这句话的深层含义。我在揣测这个所谓的机会究竟指什么?是指我可以当上金龟婿,以后不愁吃喝穿戴?还是指我只要听从了程总的安排与那女孩交往下去,那么我在单位里便会受她重用?

我明白,我很有可能是她与处长之间默契的筹码。她做红娘牵线搭桥为对方介绍个靠谱女婿,卖了这样一个好。同样的,以后也会有其它方面的好处置换给程总。这就是人情社会。我没想到自己刚来不久就要面对这么棘手的问题。

后来更加棘手的问题也来了。在安稳工作大半年后,我把那个处长千金给上了。

【温馨提示】如果资料内容有帮助到您,别忘动动小手指分享给好友哦!

相关文章

  • 我在实习期和处长的千金好上了 - 人精修炼教程(1)

    七年前,我因机缘巧合进入国内某二线电视台实习,当时台里某地面频道副总监与我的系主任是同班同学。拜系主任老杨举荐,我有幸踏进这个圈子。 副总监姓段,当时四十出头,头发已经泛白。虽然他是副的,但称呼上仍是段总。这是惯例。

    人力资源 2021-12-08 阅读 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