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自禁爱上叫田田的姑娘 - 人精修炼教程(6)

我们的培训课程终于开始了。在此期间,我对另一个女孩儿心生好感,就跟一见钟情似的被迷得五迷三道……

那个女孩儿一直坐在我的前面。也不知是她故意的,还是就是他妈所谓的天赐良缘,不管我每次坐哪儿,她都恰巧选择坐在我的前面。我就这样天么天看着她的背影,看着看着我就情不自禁爱上她了。就管这个姑娘叫做田田吧。

田田的模样其实和我理想中设定的类型有一定差别。我想她就是靠她的背影吸引到我的。她的背影,她转笔的手势,她歪着脑袋趴在桌子上睡觉的姿态,让我觉得自己又重回到了大学时光。她给了我一种美好向往。对于青葱岁月的向往。所以我的心像小鹿一样朝着她的背影狂奔而去了。

田田很善于玩眉目传情,掩人耳目,地下恋情这一方面。我们熟了之后,经常一个眼神,不言自明地先后离开会议室,去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聊天调情。当时我觉得这是件很刺激的事。现在想起来,她可能只是个很好的偷情对象而已。

我们当时的暗恋可谓瞒天过海,一直到我俩的事情东窗事发。诱因是,我们在消防通道里如胶似漆的时候,被另一个参加培训的同事偶然碰到了。我真搞不透那个男同事当天是怎么想的,或许就是冥冥中的第六感怂恿他放弃坐电梯,转而选择从安全通道一步一个台阶地走到了七楼。

他推了我一把质问我干嘛呢干嘛呢?

我无言以对。就跟被人抓奸在床了一样。

田田一脸尴尬和无辜。现在想起来,她很善于装无辜。用她戴着美瞳的大眼睛,摆出一副水汪汪的神情,引来异性的青睐和同情。

那个同事个头不高,但很精干。

田田用低声但绝不下气,充满了一种柔情的力量劝他说,你别这样。

我大体可以判断出,他俩似乎也有一腿。

我看着他拉开架势,摆出要动手的姿态。

我说有什么事咱们到台外面说吧,在这里无论干什么对咱俩结果都不好。

他同意了我的提议。

我们仨站在台以外某处僻静的小区里。

田田尽量避免我俩直接对话,要分别劝和我们。最后劝着劝着我俩就干起架来了,是他先动的手。在张狂散乱的情绪下,我们失去了任何拳法和套路,最后像小孩儿打架似的,环抱撕扯在一起。后来是来往的路人邻居把我们给拉开了。

他似乎是没打够,怒吼着说,“这事儿我他妈跟你没完!以后你甭想在台里混了你!”说完甩开陌生人的阻拦,甩头走了。

田田含情脉脉地望了我一眼,依旧用她那标示性的水汪汪无辜大眼神,然后跟着那哥们的屁股后面走了,一边走一边不断回头不舍地望着我。

她的表现应该是故作姿态地告诉我,她的心其实是在我这里的,只是身不由己才跟他走。现在想来,田田没当演员真是可惜了,不然金马金像金棕榈全他妈统统归到她名下。

我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一直发呆,脑子里像下起白茫茫的雪,在里面举步维艰地行走。我没有想到,如果一切是真的,那么我将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毁掉自己。我真希望刚刚发生的不是真的。于是我哭了,不是痛哭,只是平淡伤心地落了泪。

小禾突然打电话给我,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啊?

我说你他妈别老整天烦我了好不好?

在失控的情绪下,我终于借着胆子说出了一直想要对她说的话,顿时觉得无比轻松。

当时我没有后悔,觉得说了就说了,无所谓了。如果工作都丢了的话,小禾也一样不会再属于我,所以我特无所谓。我那时的失态,可能也是伪装太久之后的情绪释放。

之后田田也给我打过来,我带着一些期许地按通电话,迫不及待想听到她的声音一样,匆忙说喂。我真贱!

她告诉我,那个男生一直追求她,不过她并没有答应,只是当朋友相处,不过对方显然是误会了这种关系。所以今天他才会对待我如第三者那样怒不可遏。希望我不要对她产生误会。

另外,那个男生的父亲是台里的老领导,他很可能动用父亲的关系向台里告状把你赶走,你看看是不是提前想一些对策?

现在想来,哪个老领导会因为孩子的男女关系问题,而兴师动众地从生活矛盾上升到工作矛盾?况且人走茶凉,谁会管你这些闲七杂八的事情?所以那不过是那个男生一时生气下说出的莽撞话,他的父亲即使知道也断不可能用他说的方法解决问题。或许没准儿会有这样的领导存在,但是概率很低。因为这太没有政治眼光了。

而我那时候头脑被完全打乱了,别人说什么,我的脑子就跟着怎么转,完全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所以我惊慌失措,心里不停打鼓。我想,这事我又得麻烦段总。

我给段总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想找他聊聊,现在有没有空?

他说他就在办公室让我随时过去都成。

我说在台里不方便说,能不能在外面?

于是我们定在某处会面。

见到他之后,我把我所面临的问题,一五一十原原本本全部告诉他,不做任何保留。

这里需要讲一下,当你出现了问题,并且是你能力所限,无力控制的局面时,如果你下定决心向领导寻求帮助的时候,那么你一定要坦率地把事情的每一面都告诉他。不要为了保留自己最后那一点形象,而对事实作出掩饰修改,甚至颠倒黑白。

原因很简单,四个字——对症下药。你给领导提供的信息越全面,他便能越准确地为你提供解决方案。可你要是骗了他,把准星故意瞄偏,结果让他蓄尽全力发出的子弹脱靶,那么他接下来的枪口就该要对准你的额头了。在自己失控的状态下,不要错上加错,越陷越深。

段总认真听完我说出的每字每句,我看得出他对我有些失望,产生怀疑。此刻我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他微皱眉头,没有表情地问我,知道是哪个领导的孩子吗?

我说,是某某某。

他迅速打开手机联系人名单,找到对方的号码,拨了过去,“喂?是李主任吗?唉,对,是我,小段……倒没什么事儿,就是我今天在台里看见您家小孩儿了,好像不太高兴似的,不知道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所以打电话关心一下……嗯,您说……”

电话那头儿跟段总唠起家常来,段总一直嗯嗯称是。

那边应该是开始提到了我的名字,段总说,“哦,是吗,这我还真不清楚,可能是吧,我们这儿最近来了不少新人,我又老出差,还都没认全呢。要我说吧,年轻人嘛有点火气很正常,您也别太着急了,好好劝劝您家孩子,我呐回头问问,如果那小孩确实是我们部门的,该处分的一定处分,我也替您好好训训他,让他长点记性!我看倒也没必要非得闹出多大动静,您也觉得是吧?吓唬吓唬得了。”

听段总讲话,总是能学到很多新内容。他这段话有三点耐人寻味的地方。

第一,永远保持谦卑的心,就算你做到管理层的位置,可是面对你的前辈,你永远都是他们的小赵小钱小孙小李。

第二,给别人调解矛盾的时候,尽量把自己放在中立的一方,如果段总开头就提我们部门的小刘和您儿子打起来了,那么对方就不会跟你诉苦衷唠家常,和你袒露自己的真实想法,而是把你当成对立面了。而且当你为一方辩解求情的时候,也会显得是在护短儿一样,没有说服力。这就是为什么段总说他不知道我这个人的原因。

第三,当你想要从对方口中,得到一个你所需要的答案时,你可以设下一个圈套。这个圈套的诀窍就是,使用反问句,而不要用疑问句。所以段总问,您也觉得是吧?而不是问,您觉得呢?前者是暗藏着答案的假提问。而后者则是你无法把控结局走向的开放式的提问。

这便是令我感受颇深的三点体会。

【温馨提示】如果资料内容有帮助到您,别忘动动小手指分享给好友哦!

相关文章

  • 情不自禁爱上叫田田的姑娘 - 人精修炼教程(6)

    那个女孩儿一直坐在我的前面。也不知是她故意的,还是就是他妈所谓的天赐良缘,不管我每次坐哪儿,她都恰巧选择坐在我的前面。我就这样天么天看着她的背影,看着看着我就情不自禁爱上她了。就管这个姑娘叫做田田吧。

    人力资源 2021-12-13 阅读 163

  • 火急火燎的应酬,拉田田入伙 - 人精修炼教程(8)

    程总说,那我回头让他们招个司机接替你。我想到田田一直希望能换到我们频道发展,于是说,从外面招个新人还得考察还得磨合的,万一用着不顺心还得接着换,多麻烦啊。不如我给您推荐个人选吧,我觉得她特别适合跟您出去跑跑广告。

    人力资源 2021-12-15 阅读 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