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老刘一起打造的节目开播 - 人精修炼教程(11)

随后的日子更加忙碌。

段总让我和团队一起碰节目方案,准备三套策划案给他甄选。然后他再向程总,向台里提案报备审批。团队的核心也姓刘,管他叫老刘吧。老刘是电影学院学导演的,这个专业的大部分人最后都转行了,干什么的都有。这个圈子不好混,而他算是找到了一条最适合自己生存的道路。

混电影电视圈的人,对于人情往来,人脉积累这方面的要求只多不少。很多戏,很多机会,让谁演都是演,让谁拍都是拍,那么人家选择让谁来演,完全就看关系远近了。所以这个圈子也充斥着没完没了的饭局。通过饭局,打开人际关系,认识更多的人,接触更多的机会。因此老刘自然精通这套。甚至比我更加在行。

老实讲,虽然我很善于说些场面话,客套话,与人来往。但是我并不愿意和同样如此的人物长期打交道。因为就像看见另一个自己,我讨厌这样的自己。

在单位浸淫了这么久的时间,我逐渐也热爱起了电视行业,开始产生一些电视梦想。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打造一个受人欢迎的栏目。但是老刘毁掉了我这个梦想。他没有给予我更想了解的关于如何创作的知识。他给我的,还是一个人情世故。

我相信并非所有的创作者,都是如此。但是在现今社会,想要出头出名,似乎必须要掌握人情世故。这是前提,其次才是创作。

老刘一直在跟我拉关系。他很善于夸人,比如他说我们都姓刘,一样都是帝王之姓,大家要是联袂合作,一定所向披靡!像这样吹牛比没任何营养的话,他说了很多很多。

后来我才渐渐明白,他与我拉关系的缘故。

因为他心术不正,想要从节目经费里捞油水。而我算是名义上的栏目制片人,所以需要跟我合作。他总是强调台里的场地,设备,资源统统跟不上要求,所以坚持要到上海找场地重新布置舞美进行节目录制。

这个目的不说自明。在台里录制节目,很多资源都是免费或者低廉的,只有离开台里,才能有更多的空间构造出那些本不该存在的利润。他很多次非常隐晦地暗示过我,大家一起合作,我睁一眼闭一眼任其操作,最后不会少掉我的好处。

我心里想,难道你真的当段总是傻瓜吗?五十万的事情,你非要报一百万,就算我通过了,段总能签这个字吗?我不想因为钱,断送我自己前程。但是我又不能戳穿老刘,跟他形成对立。平白多出来一个敌人,而且是一个团队的敌人,我很可能吃亏。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去提醒下段总?让他好好观察一下再做决定?可是我怕这样多嘴,对自己同样不利。

我告诉老刘:咱们还是先讨论节目方案吧,提高核心竞争力才是关键,节目的包装当然也重要,但那些是将来进入到节目制作环节的问题。

另外我也不忘暗中敲打他:您的想法我百分百同意,很宏大,很炫很棒!但是段总那里,频道那里,甚至台里,对于他们我不敢打包票会通过。因为咱们频道的经费本身就有限,台里更不会为了一档地面频道栏目大费周折,受收视和广告的局限,注定它大体只能走“低成本,重创意,轻制作”的路线!

老刘是明白人。完全能听懂我的意思。但是我知道他不会就此罢休。

所以我又做出第二个应对。我跟段总提出申请,自己这边工作繁杂忙不过来,需要一个人来做帮手,于是提议把小z调到我身边来。

对于小z我是这样看的。与其我一个人面对一个团队,不如找个帮手帮我分担压力,甚至在必要时作为我的挡箭牌。而且小z易于掌控。他本来与我关系不错,而且我帮他完成了工作调整,他对我只有感谢,没有其他。所以我说什么,他基本都会照做。而且他听到看到了什么,也都会如实向我反映。

我们几乎彻夜无休地在一处宾馆,进行了为期两周,半封闭式的节目研发讨论。最后研讨了四种方案交给段总。段总本来说要三个的,老刘执意又加了一个。这明显是在刻意表现。

然后我们和段总又开了两天会,把选中的两个方案又进行进一步扩充和修改。我熬了一夜,把它们重新梳理成文字材料交给段总。段总审看一遍,提出修改意见。于是我又继续熬夜。就这样来来回回折腾几遍,熬了几夜,改了几版之后。段总终于认可了。

从前期策划到形成书面材料,这些前后总共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足见段总的谨慎和稳妥。

我们的节目终于通过了。但是程总提出了两点要求,第一,由田田负责和老刘团队进行交接,第二,让小c做节目主持。

在领导间的博弈过程,权力的制衡是最基础的一条准则,谁都不能完全对对方置之不顾,养虎为患。所以段总的项目,程总一定也要插一脚,安插田田和小c进来便是这个目的。

第一她要掌握,把控节目经费,钱要从她的口袋出,她的口袋进,至于她从里面拿走多少,就没人知晓了。

第二这个节目红了,红的也是她的人,也就是小c。以后可以把段总这个辛苦打造的项目,作为谈资归到程总自己的名下,也是没人敢质疑的。

对于这两个人的安排,段总至少要接受一个,如果程总态度强硬的话,那么他需要两个全接受。原因很简单,这是一种权力的置换,可以说是领导层之间的潜规则。大家在这个圈子里混,不能总是一味占便宜的一方,要是那样,以后没人带你玩了就。所以一般是彼此交换利益,你给我来点甜头,那么我也得给你来点好处。

这便是规则。

比如新项目这件事,程总同意批准了,这便是她给段总行的方便,给的好处。所以她也提出了两点,作为利益回报。段总是不得不给的。

段总同意了小c作为主持人的提议。但对于田田的任命不太认可。但是程总却相当强硬地坚持。我明白,他俩争夺的并不是我和田田,而是对钱的控制。

出乎意料的是,没过几天,这个人选最终还是确定继续由我担任。我不知道段总是如何与程总进行斡旋的,是否进一步交换了其它利益。这些不属于我能知道的范畴,我也没必要过问。我更要紧地是把这个项目做好。

田田表现上没什么变化,甚至祝贺我,但我能感觉到,她是很介怀这件事的。

我和老刘团队开始忙碌起来。段总也很重视这个项目,大部分录制现场他只要有空必定亲自前往。程总有时也会带着人一起过来看看,给点意见。所以我又要忙着节目本身,又要忙着招待领导,时常抽不开身。好在有小z给我帮忙,他还算听话,我交待他的事情,他都会原封不动地去执行。虽然不懂得在合理范围内自由发挥添光增彩,但是一直也没出过什么大错。这些对我已经足够。

老刘在节目经费方面还是一直存在想法,总是要虚报数目。这个经费审批手续,我是第一个道签字的人,之后是段总,程总。一般五万块以内的小数额申报,只需要到段总这关就可以了。但按照规定,数额如果超过二十万的部分,则要一路签字到台领导这关。所以老刘总是把每次报批的项目,分批分次拆开报请,合理地控制在一定范围,利润积少成多。

我不想与他作对,可实在看不惯他这种行为。

我找段总签字的时候,他有意无意地会问到我,这些数目你认真核查过了吗?

我只能说,能控制的部分我尽量控制下来,有些存在质疑的地方,老刘他们也都给我解释过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他大概能体会出我的顾虑。所以后来他传递给我一个信息,并没有很隐晦地便教给了我。大意是:如果八九毛报一块,这都是可以姑息的,但是五毛报一块,绝对不能容忍。

有他这句话,我办事自然就有理有据多了。因为我知道了自己签字的底线在哪。

但是段总传递给我的这个信息,我不可能直接讲给老刘。我并不是同他一路的二道贩子,我是代表台里代表频道里的身份,决不能帮他在如何吃回扣方面讲解具体操作方法。那样未免太荒唐了。

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是需要逐步磨合,逐步心领神会的。比如他一开始想要五毛报一块,我没签字,打回去让他重新做预算。下次他交上来的是七毛报一块,我还是没签字。一直到他九毛报一块的时候,我痛快签字了。这时,他自然就领悟到了我的底线。以后就会一直按着这个尺度进行了。我们不言自明。

慢慢地,我也理解了段总为什么要给老刘他们这个利润空间。因为现在这个社会就是如此。无利不起早。把别人逼得太紧了,人家肯定会产生一些主观情绪,不会给你好好卖力。为此影响到节目质量就得不偿失了。在不违反大的组织纪律的前提下,适当地撒手让出一点甜头,是社会潜规则里的一部分。

老刘也给我送过一些礼,我没敢全要,因为我不能全不要,如果是那样,将会成为一种要与对方划清界限不友好的暗示,势必会对将来工作造成影响。作为段总派来的心腹,我需要和他们打成一片才算完成任务,如果我被他们一齐架空,那么也就成了虚职,段总迟早会撤了我换其他人顶替这个位置。所以我也得像模像样地从他那里拿点好处。

我想他一定也送段总东西,而且东西要比我的更高级,至于段总收没收他的,怎么处理这种情况,我不知道,我也不敢乱做猜想。

【温馨提示】如果资料内容有帮助到您,别忘动动小手指分享给好友哦!

相关文章

  • 我们和老刘一起打造的节目开播 - 人精修炼教程(11)

    段总让我和团队一起碰节目方案,准备三套策划案给他甄选。然后他再向程总,向台里提案报备审批。团队的核心也姓刘,管他叫老刘吧。老刘是电影学院学导演的,这个专业的大部分人最后都转行了,干什么的都有。这个圈子不好混,而他算是找到了一条最适合自己生存的道路。

    人力资源 2021-12-18 阅读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