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给父母打电话没什么说的?(交易成本和外包)

企业提高管理水平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自己的产品或服务卖得更好。除了生产产品的成本或提供服务的成本,把产品卖出去也要有所花费,例如搜寻顾客、商议价格、信息验证和保存等,这就是交易成本,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纳德·哈理·科斯(Ronald H.Coase)于1937年提出。

在过去的20年里交易成本经历了巨大的变化,并且对企业的管理和组成产生了根本的影响。

1995年我读MBA的时候,我们做案例分析,教授最后总是要让我们给案例中的企业提建议,建议质量的好坏很重要,质量好的教授就给A,质量不好的就给B。等我把MBA快读完的时候,我也总结出了一个拿A的秘籍:只要在案例分析的建议中提两个单词,必拿A。哪两个单词呢?Vertical Integration(垂直整合)。垂直整合指的是一个产品从原料到成品,最后到消费者手中要经过多处环节,如果一家公司能把这些环节都整合了,就是垂直整合。比如生产服装,从培植棉花、到棉花纺纱织成布、到服装的款式设计、到批量成衣、到柜台销售,就是一整套的过程,一般都是由不同的公司完成不同阶段的任务。如果有一家公司整合了部分或全部的环节,就是垂直整合。垂直整合的经济学理论基础是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

十几年过去了,我教MBA也有十来年了,我发现,管理理念已经慢慢地变了,反映到MBA的课堂上就是拿A的关键字也变了。现在的学生如果在案例分析中仍旧建议垂直整合,就只能拿B了,要想拿A,就必须在案例分析的建议中提另外一个关键字:Outsourcing(外包)。外包恰恰是与垂直整合相对应的概念,一家公司什么都自己做不合算,把自己不擅长的非核心业务外包给更擅长的公司做更便宜、更合理。

这十几年中发生了什么,使管理理念经历了如此大的变迁?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和广泛应用在其中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和广泛应用,使交易成本大幅下降,比如交易成本之一的通信成本。对于这种成本的大幅下降,我有切身体会。

十几年前我刚到美国的时候,从美国打电话到中国是1美元1分钟。那时候,我每个月都要给在中国的父母打电话,我们的对话是这样子的:

“我们很好,你呢?”

“我也很好。”

“那就好。”

然后父母就把电话挂了,很简短,为我省钱,这样我只花了1美元。

现在从美国打电话到中国是多少钱1分钟呢?1美分1分钟。我还是定期给父母打电话,我们的对话是这样子的:

“我们很好,你呢?”

“我也很好。”

“那就好。”

然后父母就又把电话挂了。有时候,我很纳闷,就问:“电话费这么便宜,为什么你们不想多说两句?”父母说:“你昨晚刚打过电话,我们就睡了一觉,没有新东西可说啊!”

我和父母对话的变迁(或者说没变迁)反映了信息技术,特别是互联网技术、海底光纤、网络语音技术等一系列信息技术的发展和应用使通信成本大幅降低。试想,如果还是1美元1分钟的越洋电话费,没有一家公司可以把电话客服中心外包到别的国家。而现在便宜到了1美分1分钟,所以很多美国大公司都把电话客服中心外包到印度了,正好印度人民从小就说英语,不用太多的培训。有一次我给戴尔电脑客服打电话,就被转到了印度,在等待的闲暇中,我还顺便问了一下接线服务生班加罗尔(Bangalore,是印度的“硅谷”)的天气,和天气预报说的一样。

不光是电话服务中心,外包的项目越来越多、越来越广泛,并且越来越有想象力。一个病人在美国的医院照了X光,有的医院也会把片子传到印度,由印度的X光医师读片子。这个过程也就多十几分钟,病人甚至无法觉察这其中的延滞,而传片子并在印度雇一个X光医师比在美国雇一个X光医师便宜多了。更有软件公司,组成了一个全球的编程团队,东半球下班了,西半球上班继续干, 西半球下班了,东半球上班继续干。人休息,电脑不休息,真正做到了“日不落”式的编程。

交易成本的改变,使印度成为世界信息行业外包的桥头堡,也使中国成为世界制造业外包的大车间,不要说机器制造、零件加工等外包到中国,连我们平常嗑的瓜子都是。中国的洽洽香瓜子摆满了美国亚洲超市的货架,也撒遍了多少家庭餐桌上的果盘。有趣的是,这其中很多瓜子是美国北达科达州种的,然后运到中国安徽某地,炒一炒包一包,又运回美国各大超市去卖。交易成本低了,大洲间运来运去,跟玩儿似的,其实是更合理地配置了全球的资源。

对于中国而言,中国高速铁路系统的建设和完善已经并将继续大幅降低国内公司的交易成本,比如从上海去北京谈桩生意只要5个小时的路程,当日可回,可谓是“千里京沪一日还”,票价便宜,上车也方便。由于交易成本的大幅降低,可以预见的是,未来更多的制造业和服务业将从大城市如北京、上海和广州外包到二级甚至三级城市,实现合理配置全国的资源。这就是交易成本降低带来的效应。

现实生活中,交易成本和外包也有着充分的应用,懂得如何管理和利用这两个概念对构建和谐家庭相当重要。比如,儿子成家娶媳妇了,刚开始和父母一起住,实现了资源互补、规模经济,这就是垂直整合。可是,往往整合效果不好,时间长了矛盾重重,于是要搬出去住,这时候新家和父母家的距离就是一个衡量交易成本的坐标:距离远则交易成本高,距离近则交易成本低。很快小两口有了孩子,距离远交易成本高,偶尔看孩子的活儿没法外包给父母;只有距离足够近使交易成本足够低的时候,就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把孩子送到父母家,把看孩子的活儿外包给父母。父母乐得含饴弄孙,自己也可以腾出手做要做的事情,所谓一举两得。

【温馨提示】如果资料内容有帮助到您,别忘动动小手指分享给好友哦!

相关文章

  • 为什么给父母打电话没什么说的?(交易成本和外包)

    我和父母对话的变迁(或者说没变迁)反映了信息技术,特别是互联网技术、海底光纤、网络语音技术等一系列信息技术的发展和应用使通信成本大幅降低。试想,如果还是1美元1分钟的越洋电话费,没有一家公司可以把电话客服中心外包到别的国家。而现在便宜到了1美分1分钟,所以很多美国大公司都把电话客服中心外包到印度了,正好印度人民从小就说英语,不用太多的培训。

    不做打工人 2022-01-11 阅读 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