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分挑剔,催逼对孩子的前途有用吗?

根据上述的理论,如果对生下来就具备高超禀赋的孩子施以高明的教育,那他的发展就是不可估量的。但遗憾的是,人们对天才的教育往往是失败的。父母总是只着眼于孩子的天赋,而不注重全能培养,对孩子过分挑剔,要求太高,最终会引起孩子的逆反、压抑与怨恨。因父母施加的压力过大而半途而废的天才不是少数。

卡尔出生之后的第三天,格拉彼茨牧师来到了我家。

在发现小卡尔并不是一个机灵的孩子之后,格拉彼茨牧师有些担心起来。

“威特先生,您知道,我一直相信您的说法,也一直支持您的教育观点。可是现在,我真为您担心。”格拉彼茨牧师说道。

“担心什么呢,格拉彼茨牧师?”虽然我已经猜到他是在担心什么,但我仍想让他亲口说出来。

“请原谅,我知道这样说会使你感到难受,但我不能在事实面前装作什么也没看出来。”格拉彼茨牧师说道。

“哦,格拉彼茨牧师,请直说。”

“我看得出来,小卡尔显得并不那么聪明。虽然这是令人遗憾的事,但我想,我们都应该面对这个事实。”格拉彼茨牧师说道。

“是的,小卡尔的确不太聪明,但我并不认为这是决定性因素。”我回答。

“当然,先天不算太聪明,并不意味着他永远也不聪明。不过,这样一来,您必须付出加倍的努力。”格拉彼茨牧师鼓励说。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的说法。

“我不妨给你出一个主意,”格拉彼茨牧师继续说道,“既然孩子不太聪明,现在惟有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他的后天培养上。我的意思是从现在起,您和您的妻子,包括您的儿子都要准备作出某种牺牲。”

“牺牲?”我不解地看着他,等待他作出进一步的解释。

“既然孩子先天不太聪明,那么你就应该充分利用后天来的教育来改变他。你应该让他受到比其他孩子更严格的训练,甚至是残酷的训练。这样虽然会牺牲他享受一般孩子那种美好童年的权利,但一定会对他的将来有好处。至于您和您的妻子,更应该为此作出牺牲,比如牺牲小家庭之间的夫妻的温情等等。”格拉彼茨牧师认真地说。

“天哪!格拉彼茨牧师,你怎么会这么想?”听完格拉彼茨牧师的话,我立刻否定了他的观点,“这种牺牲有什么意义?难道还有什么比幸福的生活本身更重要吗?”

“难道孩子的前途不重要吗?”格拉彼茨牧师问道。

“孩子的前途当然重要,可是不要忘了,你的这种观点根本不可能使孩子健康成长。相反,它只会使孩子既没有享受到童年的幸福,也不会学到他所必需的一切知识。要知道,任何催逼和急功近利的做法只能带来一种后果,那就是毁了孩子。”我肯定地说。

许多知名人士在成年后都说过,他们年幼时曾受到父母的极度催逼,结果留下终生的创伤。英国哲学家约翰?斯图尔特?穆勒的父亲在他少儿时期就无情地催逼穆勒,不允许他有假日,唯恐打破他天天刻苦学习的习惯,也不给他丝毫的自由,事无巨细都对他严加管束,不允许他有“随意的”爱好。穆勒在青年时期经常精神抑郁,终生都感到有心理障碍。在自传里,他痛心疾首地回忆了受父亲压制的情景:

一有错误就得立即纠正。开始讨论时,父亲往往采用轻松愉快的交谈式口吻,一旦出现数学错误,这种口吻便会戛然而止。继而这位和蔼可亲的慈父就一下子变成了血腥的复仇者。

卡尔·冯·路德维希也是一个著名而悲惨的例子。卡尔是一个学业天赋极高的孩子,但因为父亲不停地催逼他,一心想使他过早地功成名就,他半途而废了。卡尔的父亲亲自教儿子高等数学,强迫他在醒着的每一分钟都得学习。他反对一切与学业无关的兴趣,体育、游戏、对大自然的探索对他来说无足轻重。卡尔8岁时父亲就让他上大学水平的数学课程,9岁时他就在学习微积分并尝试写剧本了。他不断跳级,仅用3年时间就修完大学课程,11岁大学毕业。他主修数学,大学的教授们预言卡尔会成为一名世界级数学家。

然而,开始的辉煌瞬间转为暗淡。卡尔上研究生院的一年后,对数学全然失去兴趣,随即转入法律学院,但很快也对法律失去了兴趣。最后他从事办事员工作,既不用思考,也不用担责任。

我所知的这两个实例说明,正确的教育方法是极其重要的。如果实施了错误的教育法,不要说禀赋一般的孩子了,就是拥有高超禀赋的孩子也会被扼杀掉。

【温馨提示】如果资料内容有帮助到您,别忘动动小手指分享给好友哦!

相关文章

  • 过分挑剔,催逼对孩子的前途有用吗?

    根据上述的理论,如果对生下来就具备高超禀赋的孩子施以高明的教育,那他的发展就是不可估量的。但遗憾的是,人们对天才的教育往往是失败的。父母总是只着眼于孩子的天赋,而不注重全能培养,对孩子过分挑剔,要求太高,最终会引起孩子的逆反、压抑与怨恨。因父母施加的压力过大而半途而废的天才不是少数。

    从不因材施教 2021-12-13 阅读 107